游牧日常 | 我们游手好闲,也一本正经

游牧日常 | 我们游手好闲,也一本正经

松木巴士
  • 8 收藏

  • 12 点赞

  • 2 评论

松木巴士

发表时间:2018.08.21 1020 阅读
  • 8 收藏

  • 12 点赞

  • 2 评论

  • 时间:6月
  • 天数:30天
  • 人均费用:3000元
  • 人物: 情侣 
  • 房车类型:B型房车
  • 相关目的地:大理   永胜县  

作为朋友圈里无时不刻不在浪的“陈独秀”同学,每一次po图就拉一大波仇恨。光拉仇恨不消化不行,是时候来分享一下我们这些日子以来游手好闲的生活心得。



游手好闲,是一群有弹性时间的人按照自己理想的方式经营出的生活状态。抛开吃家族饭的人不说,一般能游手好闲的人要求有超于常人的生存技能以及面对压力的坦然。

这些游手好闲的人有时候很忙,有时候很闲。有的人忙你看的出来,他成天消失在大理人的视野中,像柴米多的嘉明,努力赚钱养理想。有的人忙你看不出来,每天都在“玩”,像奇怪姐,成天跑到各个山里收山货,边玩边把正事给办了。还有些人压根就不忙,搞了几套房做airbnb,像海参这“闲人”,家里所有的家具都是自己亲手打的,干完木工在自家门前启瓶冰啤酒,摆出一副大闲人的模样。



记得谁说,他游手好闲的日子是从早上起来可以站在店门口喝啤酒开始的。是啊,喝不喝酒不管天亮还是天黑,工不工作不顾平日还是周末,忙和不忙只不过是此刻和下一秒的差异。

至于我们自己,也正在逐渐步入轨道的路上。过去在公司打工总是绷着一根弦,每天都要按部就班的划去本子上的to-do list,许多事都来不及细想就已瓜熟蒂落。这个毛病直到现在仍是如影随形弃之不去。不同与从前的是,紧迫感渐渐化作了约束力,舒张感重新打开了思考的惯性。


游手好闲之农场生活


上一回从小村回来,就跟着嘉明去了他的柴米多农场小住几日。除了每月一次对外开放的柴米多市集,平日里的农场是块安静的乡村清修之所。若是说我们平日所驻扎的大理大学一带是大理镇的“CBD”,那么柴米多就是大理镇的“乡下”。

城里人来了“乡下”不免寂寞无聊,不是因为不够美,只因山上的买菜、打球、看电影、喝咖啡样样都不少,烟火气重些罢了。而也正是这寂寞无聊生出了乡野生活的百般意趣。


白天,Harry和嘉明坐在农场草地上啃面包喝咖啡,我抱着电脑开始了新的一周的“工作”。

临近傍晚,三三两两的船只下水,船桨轻拨水面,在夕阳的倒影里顾影自怜。此时湖中央传来惊呼:“鱼自个儿跳到船上来了!” 随之,一条5斤重的鱼被扔上了岸。

“晚餐有着落了!”


这湖水塘子般的大小,实则是有来头的古代湖泊,连接着洱海。嘉明在接手农场后“退耕还湖”,才有了今天这片令农场在夕阳里熠熠生辉的“小水塘”。嘉明一家人在草坪上实验他们的“漂流餐桌”计划——这是将人类感官和山川湖海、地理文化进行联结的场景尝试。Harry为这场聚餐贡献了拿手的鱼虾,成了席间最受欢迎的菜式之一。

自己带着菜到邻居串门混饭吃,是游手好闲之人的常态,我们常玩笑说:这要是过去在城里,傍晚临时起意想去朋友家吃顿饭早就饿死在路上了。



鱼肉酒精下肚,微醺的人儿面对着夕阳,零落的散坐在湖边,醉意如天边的一缕嫣红投射在湖面上。肥硕的兔子们在对面小岛的地洞世界里上蹿下跳,忽隐忽现。

平日里极致的清冷总会在每个月的某一天爆发出极致的热烈,那就是柴米多的农场赶集日。我们平日里走村串寨收了不少好货便在市集日拿出来见见天日。睡过大街,摆过摊,总算是个合格的“流浪汉”了。



都说生活需要仪式感。而有的仪式是摆设,有的仪式是习惯。把仪式感玩成习惯的,便是游手好闲的一把好手。


游手好闲之山林里


游手好闲的日子,就如苍山的云起云涌,同样的景变幻无穷,幻生百态。

有人说,你们不是在旅行就是在旅行的路上。



然而旅行是个太大的计划,似乎不砸重金飞越太平洋都对不起稀缺的长假。于我而言,不是所有的“出门”都叫旅行,比起大计划,我更愿意关注生活中那些被忽略的隙缝。

某日下午,我正无所事事的坐在海盗就堡。嘎子见我无事,顺便招呼我:“下午有安排吗?漂流去!”。我一时找不见Harry,去巴士上取了防水包就搭上他们的车一道去了。



离开大理2-3个小时的车程,周围都是村镇。踏入河流的一刻,如入无人之境。此处神奇的是,明明岸边便是城镇接着城镇,却被郁郁葱葱的树林包蔽其中,其原始气息和漂流的自在感和老挝万荣的南松河不相上下。只是它的“近”让人忽视了其存在,降低了对它的期待。都说兔子不爱吃窝边草,不知是不是应了这个理。

回到巴士方才得知,Harry也和朋友骑摩托去苍山上越野去了。我们各玩各的,都尽了兴。



又一日,我们上风车山露营,雨后林中云雾朦胧,如寂静岭一般令人不禁寒颤。

风车云雾,下关夜色;三五好友,宿营崖旁。都知下关风之猛烈,而在这雨季的风车山上,风是温和了许多。



烧烤至夜幕低垂,风没来,雨神却准时前来报道,躲进巴士里暖暖喝上一杯,也是露营的别般体验。

我想即使到了全世界的各个角落,我们真正享受的也是这样的瞬间罢了。


游手好闲之过节


游手好闲之人似乎也并不把节日太当回事,节日只是相聚的借口。

此次和大理几位朋友一行,二度来到小村。一月之隔,不知有几多变化?

原本泥泞的道路在雨季历经连续降雨之后冲刷出了一条条横跨道路的泥石流,皮卡一路爬着山石溯溪而上,我们在货斗中一路被震的神魂颠倒,到达平地时,看水泥路竟如波浪飞涌连绵起伏。



走进院子,乌里家露台上的向日葵竟长了2倍之高,像一棵棵大树般照拂着我。我踮起脚,从花盘中取了一颗葵花籽,半生半熟,一旁大凉山来的彝族老师说:他们一向是边等籽熟边随手摘来吃,等到熟透了也就吃完了。



更令人瞠目结舌的是,村民们在短短20天内,把牛棚变成了旅舍,所有的上下铺都是榫卯结构手工打造,走进屋仍留有一股松木清香。空荡的一楼还尚未布置,正好为我们提供了活动空间,早已准备了投影幕布和投影仪的我们,当晚就给孩子们放起了电影。



水火交加,怕是今年火把节最大的特色了。城市的大雨天,是关于那些小心翼翼走在人行道上时不时的踩到“地雷”溅一裤腿泥水的记忆。而小村的大雨天,是在道路上“溯溪而上”,每一步都担心陷进泥里,四处寻找硬化地面的记忆。

在这个雨倾盆而下几乎要融化土地的日子里,我看到的是暴雨和火把的混搭,乡村宴席和音乐节的混搭,西装和彝族传统服饰的混搭。这些不同元素的冲击为节日增添了一份热闹气氛。



小村用它最好的酒,最好的肉,最柔软的床铺,和最热烈的火把招待了我们。作为“回报”,我们在孩子们的心里种下一颗种子。

此行给小村带来最大惊喜的当属我们的朋友罗奇。他在短短2,3天里,教会了孩子们橄榄球的基本动作,比赛规则,更重要的是,燃起了他们对橄榄球的热爱。



离开前的早晨,罗奇、Harry和小村的小孩玩了一场“比赛”,没有正规的场地,没有标准的划线。甚至多数人连规则都是一知半解,这些小孩和大小孩们耍的酣畅淋漓。

罗奇说:“很多时候家长都会为孩子买很齐全的装备,去最好的场地。真正的天才却是在草坪上自己玩出来的,我期待这颗种子在小村生根发芽。”



看到孩子们草甸上追着太阳的光束奔跑的身姿,不由的心生美好和暖意。




游手好闲之一本正经



游手好闲者,为了保持住自己喜爱的状态,他的努力程度相比那些迫于KPI的上班族有过之无不及。称之为执着也好、情怀也罢,这种生活方式便是他们的人生哲理。



我们小村那一行人,回程在水库边吃鱼,聊起了各自这些年为了更好的游手好闲做过的事情。奇怪姐用了4,5年经营起她稳定的土特产生意,除了以收获为“借口”四处浪荡,每日有美食和手作作伴,好不快活。小丽来了6年,帮人经营了1,2年客栈,在古城闲逛了1年,农场的木屋盖了被拆,拆了又盖,中间还开了家披萨店。罗奇呢,做了多年公益项目,也做过摄影师,做过户外夏令营,这两年又玩起了比特币。

相比之下,我们似乎是着急了些,在舒缓的节奏里拉着一根弦倒也不是坏事。



而我想说的是,游手好闲不是什么可耻之事,想做的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想清楚的,能不能做成,在日积月累和等候机会的路上才会有答案。有了合适的心情去找寻自己真正喜爱的事物,才有机会去反复的试错,最终一步步的走向以为到达不了的目的地。

时而游手好闲,时而一本正经。有不着边际的实验,也有自我价值输出。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状态。旅行已经渐渐从我们的字典里消失了,只有睡遍万水千山和亲历天下趣事的漫漫长路。



除了偶尔更新一下公众号,下半年最期待的事情是将要着手为朋友打造几辆松木巴士2号,帮他们实现属于自己的游牧生活。因而近来我们也常讨论一个话题:自己喜欢的事情,要保持亲身参与,亦步亦趋,规模精巧,层次丰富的样子。做的大了,便身不由己,失去了初衷。赚不了大钱,但至少自在。就像泳池的水,灌水与放水的速度相仿才能看起来波澜不惊。



最后,愿你我在游手好闲的日子里,放下对冷漠世界的偏见,用爱与温情将生活的细节填满。


这是我们在松木巴士上的第274天

我们在路上,探索这个时代的游牧生活方式

| we wander and share |



最后编辑时间:2019.03.13 14:15

写评论

2 条评论

  • 185****1520

    太棒了!

    回复
  • 匹诺曹(有趣咖啡)

    好棒棒

    回复

更多 [ 大理 ] 相关游记

  • 家在路上-房车漫游第22天(昆明-大理,滇池索道体验)